,大学生学业发展与指导中心欢迎您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友交流 >> 大学体会

大学体会

2014-05-07 10:17:07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大学生学业发展与指导中心 浏览:17
    我是来自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大四毕业生,我叫胡亚运。
    看到大学生学业发展与指导中心发出的请大四学子为我校大学生学业发展建言献策的宣传后,我结合自己的大学生活和我四年里的见闻,整理了一些想法与学弟学妹们分享,大致如下。
    一、对学校人才培养的建议和意见
    1.取消妨碍学生因材“求”教的限制。
教与学是互动的过程。我认为大学和中学在学习上最大的不同是教学的主动性很大程度上放在了学生的身上。在课堂上和课后时间里,不再是老师因材施教,而是学生因材求教。这种自主性已经变成一种实质,所以我建议在形式上也应该取消对这种自主性的限制。
比如,应该允许学生单纯就是不想上课的请假。当然这种请假必须是书面的、正规的,而且最重要的前提是学生保证自学相应的旷课部分的授课内容。关于旷课一定课时就不能参加考试的规定应该予以取消,在选课系统里时间有冲突的课程不能选择的限制也应该取消。
这样做的好处是鼓励自主学习,一些学生有更多自学时间,也可以旁听其它课程而不影响达到毕业的学分要求。因为这样做并不需要取消点名等监督方式,考核标准也没有改变,没有请假还是要来上课的,所以并不妨碍正常教学。对某些思想教育课程,如果必须出席,可以有另外的政策。
    另外,实际上有些同学在大学里希望多学点东西,并且希望能在成绩单上体现出来。如果这些同学确实可以做到在同样的时间里学习更多课程,也能达到考核要求,那就应该允许和支持。
    2.大学生实践创新项目
    实践创新项目应该锻炼同学们创新能力,同时也能提前感受科研过程。这本身是件好事,但是很多时候学生所做的就是写申请、汇报、写结项,但是原来的申请目标基本都没有达到。而老师们考虑到很多客观原因,也往往允许结项。我认为,这样不但没有达到培养科研能力的目的,反而培养了学术腐败的不良风气。所以,我认为应该更广泛的降低实践创新项目的申请门槛,允许更多同学参加,同时提高结项审核的的要求,降低通过率,使得仅有少部分同学可以结项。这样不仅能端正一位同学的科研态度,更能端正一个人做所有事情的态度。当一个人发现通过滥竽充数也可以过关时,后果不堪设想,这是防微杜渐的举措。
    3.建立学业发展信息分享的平台
    很多同学对待关系到学业发展的信息非常敏锐,对机会把握的很好,也有人在机会来到时浑然不知,大家对信息的敏锐程度大致分为: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以及不知不觉。一方面这和同学本身的努力程度有关,另一方面这也和信息分享的效率有关。比如,在大一第一学期时,很多同学不知道评奖学金的标准是什么,直到滚动奖学金开始评奖了,很多人才恍然大悟。我觉得如果大家都知道了评奖标准,就会更自觉地往那个方向努力。很有可能,一些本身就不够积极的同学,就是因为第一次评奖不如意,就放弃了竞争。
    透明的信息平台,是公平竞争的第一步。在入学的第一学期,就应该说明补考、挂科的利害关系;说明毕业的标准,比如学分要求、证书要求;比如一些就业或创业比较成功的学生的求职简历也可以分享给新生,这尤其是一个明确的指引;还应该说明学院保送研究生的指标和评价标准等等。这些信息都是很重要且容易忘记,毕竟很多都是关乎毕业时的发展的,而对于新生而言那都是四年以后的事情了,有时很难引起重视,而且这些信息因学院和专业而不同,所以,最好能有一个书面的具体的呈现。很多后知后觉或者不知不觉的过完大学生活的同学,并不见得是消极懈怠,更可能的原因是他们只是在性格上比较随性,或者心智上不够成熟,毕竟同学们的年龄不同、生活经历各不相同,不应该因此使得他们在学业发展上不平等。
    二、大学四年的学业规划
    在谈起学业规划与发展时,我们总能听到的建议是:第一步,确立明确的目标,建议同学们确定自己要读研还是就业、创业,或者出国。第二步,根据目标来规划大学生活。我认为,“第一步确立目标,第二步实施目标”的模式低估了确立目标的难度,从而减小了实现目标的动力和意义。我想,大多数人甚至在高考之后填报志愿时,都是稀里糊涂的,又怎能在刚进入大学时确定学业发展目标。如果不能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目标,又怎么能挖掘出最大的潜能,这样的目标就是随波逐流了,即使实现,自己或许也不会开心。
我觉得大学四年都是一个边实施边规划的过程。目标在大一时可能并不明确,甚至是自己最想要的。我以我个人的大学生活为例简单谈一谈。
    1.大一时认为应该以找工作为主。
    因为读大学之前,我们对大学生活的认识只是停留在自己的想象和别人的描述中,所以进入大学以后,一切都需要重新认识,重新定位。比如我自己,我最初入学的时候就觉得要找一份工作最重要,自己创业更好,这些都是很实际的;其次我也认为好好研究一些物理知识也是很有意义,而且能够继续读研或许对就业有帮助。这些就是我在大一时的想法,显然,我其实更想工作,走入社会,我并不想读研究生,因为我认为还需要继续考试才行,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研究生是可以保送的。
    我更加重视一些社会锻炼,比如做兼职,参加创业团队。但我并没有参加学生组织,因为我曾经代表我们的创业团队到校学生会与相关人员商讨合作,那次交流给我留下了很坏的印象,我由此以偏概全的认为学生会是个很不务实的地方。所以最初,我的大学生活的思路就是要走出校园,在社会中锻炼。但是,与此同时,我学习上比较努力。大一时我们专业只有两门比较重要的课程,就是《力学》和高数,此外公共课里比较重要的就是大学英语。大家在成绩上的差距基本都体现在这三门课程上了。我非常幸运,因为只有三门重要的课程,所以我参加兼职并不会有什么影响,而且,这三门课都很符合我自己的爱好,我也很乐意学习。最重要的是,我与力学老师和高数老师有很多的交流,因为我基本保持着中学的学习习惯,仔细看书,发现问题然先自己思考然后再去问老师。老师们也很喜欢我提的问题,尤其是力学老师,我们经常会一起探讨。在这段时间我还自学了线性代数,阅读了关于理论力学的书籍。
    2.大一到大二的调整:由“学习和兼职”到“学习和参加活动”
直到大一的第二学期初,我获得了滚动奖学金一等奖,与此同时还获得了天工发展助学奖学金。我突然发现只需要好好学习就可以有很多丰厚的奖学金。这样一来,我的心思才开始动摇了。我决定放弃所谓的社会锻炼,开始投入到学业里,因为这样既能符合我自己的兴趣,又能获得经济上的收获,岂不是更好?我开始咨询辅导员老师和授课老师关于继续深造和将来的发展问题,所有老师都是以鼓励为主,也有老师建议我们争取能够出国学习。我也渐渐认识到利用大学时间还是要以学习专业知识为主,一些社会经历并不是最重要的。
    老师的鼓励给了我动力。但是这个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用了整个大二。我渐渐地把兼职时间从一周调整到周末,从周末调整到寒暑假,对正常学习时间的占用越来越少了;另一方面,我参加的活动渐渐多了,从一些小的社团学院的比赛,到学科竞赛,到担任班级、社团工作。这个过程里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因为找工作是一个长远的目标,做学术也是一个长远的目标,可我所做的事情好像和两者都有关系,但又没有立足在任何一点上。因为,我的转变是为了更好的专心学业,但我又明显感觉到除了专业学习之外,我没有再认真的拓展学习其它内容,就连专业学习本身,我也不再像大一时那样有刨根问底的势头。我觉得就学业而言,我的这种做法很失败,但客观上我也收获了更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所以各有利弊吧。
    3.目标确定为以学业为主,
    大三学年事情也非常多,包括专业课学习,还要考虑毕业后的发展,还有社团组织的工作,所以熬夜也比较多。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大三上学期有一门课《概率统计》,是通过英才计划的特权选课选到的,我非常不重视,因为大都是一些简单的概率计算,只有很少的理论性,再加上本来就比较忙,所以我经常迟到,作业也不能按时完成。那门课又是一门特别容易犯错误的课,每个题目都有些陷阱,我在考试时就犯了错误,所以考了个78分。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每个人的时间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做太多事情,有时候必须选择一件最重要的,这样才是对自己负责任的,否则只能一场空。
    在老师的推荐下,我和王楷同学一起参加英才培养计划。但是我们真正开始做课题研究是在大三学年。大三的寒假我们在英才计划导师童老师的带领下在中科院物理所学习了一周,期间我们参观了软物质实验室,聆听了为期三天的物理所春季学术交流会。那几天,我还到中关村的其它院所看了看,聆听了其它院所的学术报告。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因为第一次看到大型学术交流的场面。物理所的这种氛围很吸引我,我很确定这就种生活状态是我所向往的,所以我也确定了自己要选择继续攻读研究生的目标。
    大三下学期我开始研究课题《一维准周期链中的量子共振》,阅读了相关文献,编写程序,并且重复一些已有的数值结果。虽然最后计算结果没有预期的那样理想,但最终我们也给出了一些结论。
    在大三的暑假,我参加了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暑期夏令营,并参加了量子材料科学中心(ICQM)组织的北京大学和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SU)的联合培养面试,面试是用英文进行的。面试中我介绍了我所做的量子共振问题,因为阅读的都是英文文献,也写过论文的英文初稿,所以英文的介绍勉强过关。当时面试的主考官是宾州州立大学物理系的Samarth教授,他对我的介绍很感兴趣,并且称赞了我的研究。我基本确定了在北大读硕士然后再出国读博士的道路。
    我也渐渐意识到专业学习与课题研究的差别。有一些专业方向的基本的东西我们都需要掌握,但最重要的还是思想方法,对物理学而言尤其是基本概念的理解和物理图像的构建最为关键。因为在真正的深入研究一个具体领域的具体问题时,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阅读该领域的已有的成果,具体来说就是梳理很多新的概念和结论,然后在此基础上产生自己的想法,这是任何探究最关键的一步,而这一步,不是建立在已经学过的知识上,而是需要一种构建框架的习惯,这种习惯是需要在学习专业知识时就有意识的培养。
    大四期间我的毕业设计课题是《量子随机行走中的纠缠》。大四下半学期是我大学四年里最轻松的一段时间,班级同学考研也都结束,大家可以经常在一起打球、出游,其它时间可以安心的看文献,解决毕业设计的问题,这些都是我感兴趣的事情,所以能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去从事,又能获得肯定,是非常开心的。
    毕竟我们目前还生活在象牙塔中,将来的道路还有许多未知因素,所以我的目标或许还会有变化,我们每个人的未来也有很多变化。我的学业规划在大学四年里一直在调整,将来也会不断调整。但是,无论怎样变化,无论追求的对象如何迁移,就像在过去的四年里,我总是会把份内的事情做好。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作为学生,份内的事情就是学习,所以我在学习上一直比较用心。我经常在通宵教室里自习,经常在晚上11点钟回到宿舍。因为只有做好了本分的事情,当我发现目标存在问题时,我才能有调整自己目标的可能,这是比较稳妥的做法;否则,如果我大一时就把心思全部放在兼职上,学习必然落下,久而久之,我要重新回到学业中就不可能了。
    在我身边的同学里,每个人的规划各不相同。有的同学从大一开始就准备考研,有的同学全身心的投入到兼职中,也有的同学一直很迷茫,直到毕业,在我看来,这都是不可取的,除非你做过了充分的调查确定你所设定的目标必然适合你,不会改变,否则,将来想改变目标代价就很大了。往往很多同学在确定目标之前并没有深入的调查。我认识一位同学,从大一时甚至大学没有开始前就确定了出国的目标,之后他就不遗余力的准备着,最后拿到了录取通知。这是很成功的,我也是很佩服的,它属于很早就确定一个唯一的目标的。不过这种明确的目标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这可能背后有整个家庭做参谋,可能是有了充分的调查的。而大多数人只是一拍脑袋就定下了目标,这并不是唯一的目标。比如,我知道有一位很聪明的同学,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硕士研究生,可是他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想读研、做研究,而是想早点工作创造财富,实现自我价值。这样就比较尴尬,到底还要不要读研呢?
    关于目标设定有一套很系统也很可取的理论,即SMART原则,这种方法很务实,它特别强调了目标间的关联性,可以作为大家设定短期目标以及学业规划的标准。
 
    以上是我作为大四毕业生的一些体会。希望大学生学业发展与指导中心的老师能够考虑我的相关建议,也希望我关于学业规划的看法能够给学弟学妹们带来帮助。(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 胡亚运)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0